你所在的位置: 首頁 > 正文

當了豬經紀,年欠百萬款

2020-01-25 點擊:1977

當了豬經紀,年欠百萬款

獸藥集團采購

養豬人也有“圈子”,其中有“養豬經紀人”。這生意不容易做,你相信嗎?看看下面的一個,他成了一個養豬經紀人,每年欠幾百萬。

目前,許多行業都有代理商。不用說,娛樂圈,眾所周知,每個藝術家都有自己的經紀人。在這個養豬業中也有經紀人,許多朋友可能不知道。煙臺的陳先生成了養豬經紀人,但僅僅一年后,他就不能做了。怎么了?

煙臺萊州的養豬經紀人老陳說:“我想賺兩塊錢,但一點也沒賺到。我把所有的錢都搬走了,每天都來我家。”

陳先生是煙臺萊州的一名老農。他手里有很多聯系人。他通常會幫助其他散戶投資者接觸生豬市場,并逐漸開始自己的經紀業務。然而,最近,陳先生每天都被養豬的農民堵在自家門口。

煙臺萊州閘村養豬人陳秋山:“如果我們不認識別人,我就認識你,這錢是給你的。”

煙臺萊州沙河養豬戶趙全紹說:“兩三天。現在這么多天了,我們很難買到飼料。”

養豬經紀人,本應幫助養豬戶接觸業務并贏得彼此利益的人,你是怎么找到陳先生的,而且雙方的關系如此僵硬?

老陳,煙臺萊州的養豬經紀人:“這是幾年前宏利食品公司的名單。有26或7天沒有給豬錢,涉及。未給出欠款數額。”

陳先生告訴幫工,他把農民的豬賣給濰坊高密宏利食品有限公司,如果生意正常,豬可以賺幾美元。然而,該公司去年和今年欠煙臺萊州市生豬經紀人陳先生180多萬元。“180多萬元,在老百姓手中,你認為,你要付出多少,你也應該在道義上給老百姓錢。”

上個月,陳先生自己從銀行借了20萬元,還給了農民。然而,77個家庭被分開,每個家庭只有幾千美元。這讓陳先生很為難。他決定帶農民去高密。煙臺萊州的養豬經紀人老陳:“老板在哪里?”濰坊高密宏利食品有限公司員工:“我告訴過你我不知道。”煙臺萊州的養豬經紀人老陳:“他不在這里,是嗎?”濰坊高密宏利食品有限公司的員工說:“我不知道它是否在這里。”

聽到這個消息,幫助公司聯系業務的另外兩名經紀人也沖了過來。

馬趙一,青島平度的養豬經紀人:“欠我。”

杜雷琴,煙臺萊州的養豬經紀人:“我欠英鎊。我已經和他一起工作七八年了。我從未想到會發生這種事。現在我不能再活下去了。養豬的農民被迫每天呆在家里。”

養豬的農民和經紀人來找他們,但是宏利食品公司的辦公室是空的。很快,看門人也關上門,獨自離開了。然而,陳先生打電話給公司負責人。濰坊高密宏利食品有限公司負責人劉燕銘,“我不在。我告訴他們早上來,下午不要處理。現在工廠虧損嚴重。讓我們停一會兒。”煙臺萊州的養豬經紀人老陳:“欠款怎么辦?”濰坊高密宏利食品有限公司負責人劉燕銘:“以后再說吧。”

負責人劉先生說公司目前停業整頓,他不清楚債務的確切數額。濰坊高密宏利食品有限公司負責人劉燕銘說:“關鍵是讓他們核對賬目。”煙臺萊州的養豬經紀人老陳:“你在那邊有賬戶嗎?”濰坊高密宏利食品有限公司負責人劉燕銘:“我不太明白。讓我們先把賬目弄清楚。”

看看這種態度。我不知道去年我欠了多少錢。我想如果你想查一下賬戶,你是對的,不會推遲到今天。僅由生活救助代理人會見的三個養豬經紀人就負債總額超過360萬英鎊,養豬農民因為入不敷出而變得難以生存。我們希望公司負責人能與他們協商,把錢還給農民。

中江門戶網 版權所有? www.cic-hardware.com 技術支持:中江門戶網 | 網站地圖
天天射干2019韩国_2018?2019国产免费视频大全_2019中文字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