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頁 > 正文

政府“催產”冰鮮雞顯得“強買強賣”

2020-02-01 點擊:1898

新鮮食品上市兩周后,廣州市食品安全辦公室近日表示,將根據試點結果和市場供應能力,適時在中心城區擴大試點。試點的范圍將被視為與第一批試點相聯系,并設在人口稠密地區。廣東省政府已經明確表示,從10月份開始,全省各設區市將逐步實施家禽集中屠宰、冷鏈配送和生鮮食品上市。

這種姿態看起來很像另一個大規模的“行政”行為,最近導致了“這些是市場問題,不應該由政府來解決”的批評。對此,市食品安全辦公室作出回應:從試點十多天的情況來看,市民和攤販反映的價格、品種和分配問題都是政府不應該解決的市場問題。這也是我們的原則:政府主導、企業主導、市場行為。

誠然,許多專家說,將人和家禽分開是目前國際公認的防止人類通過活家禽感染禽流感的方法。發達國家早在20世紀20年代和30年代就開始推廣冷凍家禽的銷售。眾所周知,政府大力推廣冰鮮雞試驗的出發點是防病防疫,我們也從這個角度支持。然而,目前,活雞的“一刀切”策略似乎顯示出某種扼殺食物的意義。“加速交貨”的方法似乎有點“買賣”,消費者更難接受。

市場有自己的規律。市場的調整和轉變需要時間。消費者觀念的轉變需要循序漸進。“一刀切”從來都不符合市場行情。據媒體報道,一些試點地區的市民已經放棄了原來的肉類市場,直接去賣毛雞的市場買雞。不過,一些街市攤檔主告訴記者,整個市場的冰鮮雞銷量僅為原來活雞的2.4%和4.8%。在記者采訪中,大多數市民表示,“現在家里的退休老人一大早就去芳村或其他地方的“鬼走”攤買雞。一只毛雞的價格只有10多元一公斤,一只雞最多30元。然而,如果一只冰鮮雞的價格是60元,50元,關鍵是它品種少而且不新鮮。”很難理解為什么沒有精致風味的冷凍雞肉比新鮮雞肉貴:為什么大公司、大型和自動化生產線屠宰企業的批發價格最終如此之高?如果公眾反映的這些問題不先得到解決,冰鮮雞的推廣必然會遇到矛盾。然而,將沒有改變想法的消費者“硬”推向監管市場以外的渠道只會增加食品安全的風險,其結果將與改革的初衷背道而馳,這是沒有人愿意看到的。

也許我們可以看看我們的鄰居香港的經驗:“讓消費者慢慢接受冰鮮雞肉,讓行業慢慢適應這種情況。”據業內資深人士透露,自1997年以來,香港已因禽流感五次撲殺所有活家禽。雖然活禽交易的管制已逐步提高,但至今仍有133個活禽攤檔可供活禽交易。香港政府只呼吁公眾在每次疫情爆發時改變吃活雞的傳統。沒有“一刀切”的禁令。

堅持符合市場規律的市場方法來解決市場問題,這個原則非常重要!在香港推廣冰鮮雞的過程中,第一步是透過經濟補償來減少活雞的供應,為活雞批發攤檔和雞場提供高達數百萬港元的一次過退市補貼。仍然出售活禽的攤點必須嚴格管理。它們必須在每天晚上8點前被宰殺,然后攤點必須消毒。這導致活家禽的成本很高,銷售價格比冷凍雞高得多。因此,活禽的消費需求通過市場的作用得到抑制。

這表明只要退出補償機制

中江門戶網 版權所有? www.cic-hardware.com 技術支持:中江門戶網 | 網站地圖
天天射干2019韩国_2018?2019国产免费视频大全_2019中文字字幕